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新闻动态
东北前首富范日旭刑满遭威胁 疑曾被王珉批示严办
发布时间:2019-10-11【我要打印


  獨家丨“東北前首富”範日旭刑滿遭威脅 知[情人 的英 文:給我來一打]稱曾被王瑉批示嚴辦  

  本報[記者 的拚音:jì zhě] 郝成 長春、北京報道

  近日,《[中國 的拚音:zhōng guó]經營報》記者核實,曾被媒體稱為“東北首富”、“隱形豪莊”的範日旭,已服滿10年刑期獲釋〖极速时时彩服务中心〗。現年67歲的範日旭於2007年被控製,2011年末,吉林省高院以非法吸收[公眾 的英 文:Public]存款、欺詐發行債券、虛報注冊資本、單位行賄判處其有期徒刑10年。

  記者另從其親屬處了解到,刑滿後,範日旭已向最高院遞交再審申請書。而其舊部近日發文稱,範日旭獲釋後即遭到他人威脅,其貼出聊天[記錄 的拚音:jì lù]顯示,有人威脅範日旭再次“獲罪”■极速时时彩月报■。

  吉林省一位要求匿名的辦案人員向記者透露,範日旭案緣起其向政府討債,政府部門[因此 的英 文:therefore]多次開會[討論 的拚音:tǎo lùn]對策,而時任省領導王瑉作出了關鍵批示,要求嚴辦,彼時公檢法及政府部門均曾有反對聲。

  來自吉林省及長春市政府部門的人士也證實了上述說法。另據記者調查,雖已過去10年,但由範日旭名下[企業 的英 文:business]為股東的吉林泛亞信托投資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泛亞信托”),迄今仍未能完成破產重整,[成為 的拚音:chéng wéi]多方爭奪目標。

  據過往報道,範日旭原係長春縫紉機廠工人,後下海前往[廣州 的拚音:guǎng zhōu]、海南從事地產等,成為上世紀90年代的“東北首富”。他曾為長春市建成當時亞洲[最大 的英 文:largest]體育場,也曾應政府要求化解[當地 的拚音:dāng dì]債券危機。但進入新世紀以來,範日旭[希望 的英 文:hope]政府兌現此前相關承諾時,其與政府關係變僵。

  “首富”往事

  據報道,範日旭1951年出生於長春市。其初中未[畢業 的拚音:bì yè]即到農村插隊,後參軍。退伍後,成為吉林縫紉機廠的翻砂工。上世紀80年代末,他向30多個親友借款2萬元,開飯館、錄像廳,後前往廣州、海南從事地產行業。

  據其友人向媒體回憶,範日旭曾在海南租下民房,改建成別墅後高價轉租,此舉使其掙到了第一桶金。此後,上世紀90年代初,緊跟股份製改革和企業改製[上市 的英 文:list]潮,範日旭先後[成立 的英 文:was founded]了海南順豐、海南農租兩家注冊資本過億元的股份製公司。

  2008年,投資專家王世渝在其《曾經德隆》一書中[這樣 的英 文:then]描述範日旭:“[可以 的拚音: kě yǐ]稱之為2006年以前中國資本市場的第一[高手 的英 文:牛B人物]。他過去低調得[幾乎 的拚音:jī hū]未被公眾所[認識 的拚音:rèn shi],他像一架隱形[飛機 的拚音:fēi jī],平安起飛,平安降落,雁過無痕。”

  不過,在上世紀90年代,範日旭被長春市以招商引資“榮歸故裏”,先後成立泛亞信托、長春長順體育綜合[開發 的拚音:kāi fā]集團公司(以下簡稱“長順公司”)、吉林白山航空發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白山公司”)。

  1993年6月,長順公司與長春市體委簽訂《共同開發長春市體育用地的協議》(以下簡稱“618協議”)。“618協議”約定:由長順公司投資開發[建設 的拚音:jiàn shè]五塊用地,建設體育場館,[允許 的拚音:yǔn xǔ]其以滾動開發產生的利潤,作為對長春市綜合體育館建設的投入資金。

  此即後來一時稱為亞洲最大體育場的由來。相關場館於1998年建成交付使用,但政府並未按照協議兌付[其他 的英 文:other]土地開發承諾。為建場館投入的4億多元資金,成為範日旭發展中的資金壓力。

  此後,雖然長春市政府多次召開“研究長順公司開發體育用地[問題 的拚音:wèn tí]”專題[會議 的拚音:huì yì],承諾給予長順公司[經濟 的英 文:economic]補償和優惠政策,但未能兌現。但最終,市政府決定所涉土地“20年內不得開發”,至長順公司等範氏企業資金鏈緊張狀況難以得到緩解。

  不過,吉林省政府批準範日旭方麵以發行企業債券的方式籌集資金。

  2002年,吉林省大麵積[發生 的拚音:fasheng]債券兌付危機,波及十幾家證券部。省政府秘書長召見範日旭和泛亞信托執行總裁沈中民,雙方議定:為防擠兌,泛亞信托重新登記,開展資金信托[業務 的拚音:yè wù],可將債券債民轉為信托[客戶 的英 文:customer base],先予兌付利息,緩解壓力;同時,將建成投入使用的體育館進行評估入賬,並等待長春市政府履行“618協議”,盡快將相關土地交由長順公司開發。

  吉林省政府吉政文(2001)168號《吉林省人民政府關於申請保留吉林泛亞信托投資有限公司的函》上報中國人民銀行,已明確表示:“[由於 的英 文:Meanwhile]長春長順和白山航空發債資金[主要 的拚音:zhǔ yào]是用於投資長春市體育基礎設施建設,長春市政府同意劃撥給長春長順等公司以相應價值的土地做補償。”

  至此,範日旭一方麵麵臨資金壓力,但另一方麵似乎依然是政府化解問題的幫手。當然,作為幫手,範日旭此時也得到了來自省政府的承諾。

  多人指稱王瑉批示

  “範日旭討債,這個大家都[知道 的英 文:knew]。但那[時候 的拚音:shí hou]也都認為可以[解決 的拚音:jiě jué],無非是給他地去開發,但暫時通過允許發債的方式堅持一下。”曾先後在長春市、吉林省政府擔任公職的人士[告訴 的拚音:gào su]記者,[隨著 的英 文:Along with]拖延日久,範日旭的問題似乎變得嚴峻了起來。

  參與辦案的一位司法係統人士則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範日旭案發,緣於其曾直接向王瑉陳情,希望政府兌現承諾、償還債務。此後,便有王瑉批示嚴查嚴辦。

  “最初辦案人員是有明確態[度 的英 文:attitudes]的,認為法律上、情[感 的拚音:gǎn]上、道義上,都[無法 的英 文:to be]找出查辦的依據來。”上述司法係統人士透露,司法機關曾一度討論此案未來誰來擔責的問題,甚至希望王瑉能夠“明確辦案責任”,但未能如願。

  而近日,由範日旭舊部貼出的一份舉報信則稱,彼時王瑉[已經 的拚音:yǐ jing]安排利益相關方,直接與範日旭對話,並索要上市公司和泛亞信托控製權。

  2007年10月25日,範日旭以涉嫌犯挪用資金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9日,因涉嫌犯欺詐發行公司債券、單位行賄罪被逮捕。

  2010年8月,長春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範日旭被以犯合同詐騙罪(無期、罰金100萬元)、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八年、罰金40萬元)、欺詐發行債券罪(四年、罰金217萬元)、虛報注冊資本罪(三年)、單位行賄罪(二年)判處無期徒刑,罰金357萬元。

  判決書中提到,在1999年3月至2001年4月間,範日旭利用白山航空為發債主體,由泛亞信托代理發行,4次發行企業債券,共計1。9億元人民幣,此舉被長春市中級法院認定為欺詐發行債券。

  辯護律師稱,此發行債券行為,獲得省政府同意,此外[出現 的拚音:chū xiàn]在合同詐騙中的相關[票 的英 文:ticket]據問題,也均係獲得政府授意而為,目的在於幫助政府解決兌付危機。也因此,認為上述罪名均不成立,但法院未采納。

  上訴後,2011年末,吉林省高院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八年、罰金40萬元)、欺詐發行債券罪(二年、罰金217萬元)、虛報注冊資本罪(二年)、單位行賄罪(二年)判處其有期徒刑10年,罰金257萬元。

  二審中,辯護律師仍認為相關指控均不成立,因範日旭及其企業所涉行為,係由政府違約導致資金緊張後進行的自救行為,且相關行為曾獲得政府許可,有的更屬於政府授意。但[這些 的英 文:These][意見 的拚音:yì jian]依舊未被采納。

  判決書顯示,除範日旭外,另有多名其公司高管獲刑,罪名則均在範日旭所涉四項罪名之內。辯護人多為其做無罪辯護,但均未被采納。

  遭遇威脅

  因為擁有珍貴、稀少的信托牌照,泛亞信托是範日旭控製的諸多企業中最為值錢的一個。也因此,其破產重整已經進行七年,但卻依舊未有結果。範日旭也因此事遭到威脅。

  據過往報道,2006年,泛亞信托因嚴重違法違規經營,由銀監會授權吉林銀監局責令其停業整頓,由銀監會委托東方資產[管理 的拚音:guǎn lǐ]公司組成停業整頓[工作 的英 文:work]組。

  2010年5月17日,長春市中級法院作出(2010)長民破字第1-1號民事裁定書和第1-1號民事決定書,立案受理了吉林泛亞信托破產案,指定東方資產管理公司長春辦事處職員和吉林省金融辦職員組成破產管理人。泛亞信托進入破產程序。

  記者獲得的相關資料顯示,泛亞信托的債務總額不到6億元,主要債權人係銀行。而在破產重整過程中,[如何 的英 文:how]繼續保存這份珍貴的信托牌照,是多方共識。

  但在由誰重整的問題上,爭議頗大。截至2017年,已經召開過5次大型會議商討。此前4次均由法院、破產管理人、債權人、重整意向方、工作組參與。2017年舉行的第五次會議則新增了原始股東方(即作為原股東的範日旭名下企業)。

  不同於普通企業破產重整,泛亞信托因為係非金融機構,其牌照需經銀監會再次審批,而根據銀監會《信托公司重新登記內部操作指引》,要求原股東的退出需經過特定程序,即原股東在破產重整中具有表決權。

  據參會人員透露,第五次會議上,由政府多個部門組成的工作組提交了一頁紙的意見,核心指出泛亞信托重整前期程序有問題,破產管理人做出的諸多決策均因主體即程序問題而無效。

  “法院的人直接開罵,認為政府管得太寬了,法院的裁定才是最大;破產管理人則[開始 的英 文:appeared][自己 的英 文:his]多冤;而債權人表示要向上級請示再表態。最後[唯一 的拚音:wéi yī]的共識,就是再次申請破產重整延期,思考如何保牌照。”參會人員稱。

  但記者調查核實,泛亞信托進入破產重整以來,國內曾有上[百家 的英 文:Hundred families]機構前往吉林表示願意參與重整,但均被阻攔。

  想來的來不了,但卻有企業早已進入。參會人員與知情人均證實,早在2013年前後,吉林省金融辦就已經與億利資源集團公司簽訂框架協議,此後債權人也陸續[收到 的英 文:received]來自億利資源集團公司的保證金,此後億利方麵即參與到重整中,並出席重整會議。

  擋在門外的意向重整方,成為異議者。範日旭舊部作為原出資方、股東,也表示願意參與到重整中——如果比照億利方麵的重整[計劃 的拚音:jì huà],隻需要清償不到6億元的債務,即可獲得價值幾十億甚至百億元的泛亞信托,當然前提是順利實現“保牌”。

  這個巨大的利益仍在爭奪中。範日旭舊部貼出公開舉報信稱,億利方麵人士向範日旭方麵傳話稱,如果不在已有的重整計劃上表示同意,則其將麵臨“一個失去,兩個[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得到:即,法院強製裁定批準重整計劃,範總失去億利資源集團對他的經濟補償。得到左總向其追訴2。26億債務。得到涉嫌偽造公章、合同詐騙的司法訴訟。”

  不過,法院強製裁定批準重整計劃,則有可能導致後期保牌遇到巨大風險,這是各方都明白的一點。“泛亞信托破產管理人、長春中級人民法院破產庭法官曾多次勸說範日旭‘你唯有[支持 的英 文:support]億利重整、重整不成即告破產’。這是[我們 的英 文:we]很不理解的。”泛亞信托股東方人士稱。

責任編輯:張岩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