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新闻动态
政协委员刘强东谈电商扶贫:重点解决农村物流问题
发布时间:2019-10-18【我要打印


  內蒙古廣播電視台[記者 的拚音:jì zhě]

  我想提問劉強東委員。劉委員您好,[我們 的拚音:wǒ men]現在電商行業發展是如火如荼,[包括 的英 文:included]內蒙古的很多地區如今都在走“電商+扶貧”的路子,請問我們現在探索出了哪些電商扶貧的新模式?您認為我們[應該 的英 文:yīng gāi]怎樣去更好的發揮電商富農的作用,真正的打通“最後一公裏”,打好這場脫貧攻堅戰呢?謝謝。

  劉強東:

  [感 的拚音:gǎn]謝你的提問。京東[已經 的拚音:yǐ jing]做了好幾年的深[度 的拚音: dù]扶貧了,從2003年剛[開始 的拚音:kāi shǐ]做電商的[時候 的拚音:shí hou],38個人,就去了山西省靜樂縣開始了“扶貧之旅”,也有這個能力對社會除了商業之外再帶來[一些 的拚音:yī xiē]額外的貢獻。

  我[覺得 的拚音:jué de]扶貧最[重要 的英 文:important]有三點:一是今年在給村民寫信的時候有一句話,我說我們扶貧不能靠等、靠要,要樹立正確的扶貧觀確實很重要,現在部分貧困人口對扶貧的[認識 的拚音:rèn shi]還是有一定的[問題 的英 文:foul-ups]。等,什麽事不幹,等著政府來幫我;靠,靠政府、靠他人;要,向政府要錢,向他人要東西。像這種不是靠[自己 的拚音:zì jǐ]的努力,即使他脫貧了,長期來看進入小康更加富裕起來也是比較困難的,所以我覺得在這時候[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還需要跟貧困人口做深入的溝通和交流。

  二是要[[形成 的英 文:caused] 的英 文:formed]長效的機製。京東過去幾年我們一直[強調 的拚音:qiáng diào]要產業扶貧,很核心的就是[希望 的拚音:xī wàng]能夠幫助農民或者貧困戶建立一個[可以 的英 文:can]自行運行的機製〖极速时时彩国防教育〗。不能說我們今天去扶貧了他就脫貧了,過幾天不做的時候慢慢又開始返貧,[這樣 的英 文:then]是不行的■极速时时彩早报■。

  三是這麽多年京東的扶貧感受有兩點:第一點是特別是對貧困的農民。核心有兩點,一個是物流,農村的物流[成本 的拚音:chéng běn]非常的高昂,農民種農[產品 的拚音:chǎn pǐn]60%來自於物流和渠道上,淨利潤可能隻有10%。比如“平石頭村”,我們村裏其實幾百年以來山裏麵有大量的野生的核桃,東西非常好,[但是 的拚音:dàn shì]長期運不出來,農民要到山裏摘再背出來,大家想想如果背著幾十公斤的東西在山裏翻山越嶺,確實很難,[價格 的拚音:jià gé]又賣不上來,[當地 的拚音:dāng dì][隻能 的英 文:can only]賣8元。

  我做了村長以後,我們現在正在做山裏幾十個無人機的平台,很小的小平台,以後我們的村民進山就是摘核桃,摘完了核桃用京東的無人機,把核桃從山裏運出來,同時我們還打上“村長劉”,如果不形成品牌,比如我也是8塊錢一斤收購農民的野生山核桃,他還是掙不了多少錢,靠拚價格,是最後造成農民貧困很重要的原因。品牌能溢價,當然品牌也能帶來價值,東西質量好。所以,我們京東有“跑步雞”項目,我們每隻雞要跑100萬步。“遊水鴨”在我老家泗洪已經[上市 的拚音:shàng shì]了,綠頭野鴨,鴨子是吃蝸牛長大的。馬上在3月底在“平石頭村”我們有“飛翔鴿”,我們的鴿子飛到山裏自己找蟲子吃。像[這些 的拚音:zhè xie]優質的品牌,既給我們消費者[食品 的拚音:shí pǐn][安全 的拚音:ān quán]帶來巨大的價值,同時這些品牌能夠形成溢價。比如京東“跑步雞”,大概[平均 的英 文:an average]售價150元左右,野生鴨198元一隻,每隻雞和每隻鴨子能為貧困戶帶來100元的淨收入。消費者肯定能吃到最好的美味、安全的食品。

  接下來京東會在物流,也就是流通,和農產品品牌方麵,幫助更多的貧困地區有更多優質的扶貧品牌出來。我今天也向在座的各位媒體記者們呼籲,希望各位媒體記者們能夠加強對扶貧品牌的宣傳,京東在扶貧品牌上沒有自己的淨利潤,現在還是虧損,[主要 的英 文:main]損在品牌宣傳費上太高昂,打造一個品牌要花很多很多錢。但是我們長期來講,希望這個品牌能夠永遠不賺錢,但也永遠不虧錢,因為隻有做到了這一點,[企業 的拚音:qǐ yè]才能更加持續性地參與到扶貧的行動當中來。謝謝。

  點擊進入專題

責任編輯:張玉

网站地图